网址:http://www.zhizunlou.com
网站:皇冠体育

一次书法比赛数百名孩子获奖把孩子拉进书法名

  

一次书法比赛数百名孩子获奖把孩子拉进书法名利场是好事吗

  除了许多成年人书法家热衷于参加各种各样的书法比赛活动,就连一些小学生青少年书法练习者也被拐带着用非常稚嫩的书法参加各种各样的“青少年书法展”,在书法名利场上,除了有大人的身影,也有孩子们的书法忙碌。比如笔者看到有这样一个青少年书法展“同根、同心、同行,华人青少年书画大会”,这个书法展评活动的招揽对象就是青少年,并且从书法展评的名头上来看似乎还有国际的范儿和性质,名头大,级别高,又有书法专家做评委,比如倪文东、崔胜辉、方放、冯汉江等等书法名家,都在现场巡视选手创作。

  当代书法失去了实用价值这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这是时代造物的结果。何止毛笔字不再是实用的主体,就算是钢笔字也有被电脑键盘取代的现象,书法失去实用价值,不是人的责任缺失而造成的结果,虽为遗憾,却不可惜。但是,让书法失去了修身价值,却是书法练习者应该反思自身的必要。每一位书法练习者,应该有这样的反思:操弄笔墨,是不是有逐利求名的强烈意识?如果有,那么书法在自己的手里失去修身价值就是自己抛弃境界的结果。当代书法家成为稀缺的艺术家,真正有笔墨功夫的书法家屈指可数,所以“书法家”就会因稀而贵,成为艺术红人的可能性就多一些。

  孩子们参加这样的书法展评,奔名而来的心理需求更容易被激发出来。这样一次书法比赛,竟然有数百名孩子获得了不同的奖项,比如评出了兰亭之星82名,翰墨之星248名,未来之星162名,加到一起,获奖者数百名。这种大面积颁奖的现象,恰是“来者有份,有敢来,我敢颁”的书法比赛套路,而孩子们在套路中除了获得了一张一文不值的获奖书之外,别无其他益处。

  当然,那些顶着书法家的帽子,却没有书法家功力的“写毛笔字”的人,不能担当书法艺术在当代创建根基的重任,他们天天行走于名利场,热衷于写书法参加比赛获金奖银奖优秀奖,一但得奖,就是出人头地,书法作品也会因奖项的获得而升值。

  换句话说,热衷于参加书法展览比赛的书法作者,很难排除逐利追名的嫌疑。所以笔者感觉各种各样的书法展览评比赛,更多的拥有了书法名利场的作用,而不是弘扬书法文化的主题担当。官方的、协会的、行业的各种各样的书法大奖赛,一起组成了书法名利场的灯红酒绿,于是书法成了一种幌子,银子才是核心。

  一次书法比赛数百名孩子得奖,把孩子拉进书法名利场是好事吗?面对这样的书法比赛,笔者一直在反思这个问题。反思的结果是“把孩子拉进书法名利场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种参加书法比赛就容易获得奖项的结果,会吹捧起孩子练习书法的虚荣心,并且会极力做实他们写书法不是为修身,多是为求名的价值观!成年人的书法展评比赛,已经是稀里糊涂的名利染缸,如今让孩子们的书法修炼也跳进这样的名利染缸里,对书法整体来说无所谓,但是对孩子个人来说有点儿可悲,因为在他们的心田里一但种下了书法是名利的种子之后,书法再也难结出修身养性的正道硕果!让孩子们远离书法比赛展评,让他们安安心心用书法体验传统文化,提升人生的修养品位才是正道!不知爱好书法有朋友们,对一次书法比赛数百名孩子得奖的事如何看?把孩子拉进书法名利场是好事吗?敬请留言分享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次书法比赛数百名孩子获奖,把孩子拉进书法名利场是好事吗?写书法是干什么用的呢?自古而言有两项重要的书法价值,一是实用,二是修身,这应该是书法练习者最应该持有的最基本的书法修养目标。虽然米芾的研山铭现在是价值不低的文物,但是米芾写研山铭当初仅是抒情的倾向,也就是为书法的修身所用,不是为了追名逐利。高兴了,拿起毛笔写一幅作品,心身具畅,是谓修身。虽然黄自元的馆阁体端正匀称,但是他写书法并没有想用馆阁体去赚取名利,仅仅是出于实用目的,才把书法写得如此工整。但是,当代书法似乎既失去了实用价值,也失去了修身价值,书法练习者有过度追求名利的主观倾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